文起九州

朝搴阰之木兰兮,夕揽洲之宿莽

【黄喻】石中剑

写的贼棒

一路春白:

“剑诅,第八十八夜”


一个古风短篇,随便写写


在自己的黄吹道路上走到了一个新的高度


==================




喻生夜读书于堂上,忽而有感,释卷危坐曰:“吾有尊客。”少顷,果有一人携风而至,戴月而来,寒露避其襟袖,朗星道其履靸,入得堂上,辄笑曰:“闻君访奇闻异事于天下,下及乡野途说,稗官笔墨,皆充编述。又择其尤佳者,一则以百金相购,不知所闻真也哉?讹也哉?”




喻生欣欣然,曰:“其真乎!百金在侧,愿请教于尊客。”




客曰:“呜呼!君知千年前剑圣黄氏少天者乎?仗剑者常有,而唯其为圣者,何也?一剑而通天彻地也矣!其为剑者也,振振兮作升龙落凤,蜩鸠安知其鹏举?耀耀兮有银光金刃,日月不可与争辉。洋洋兮荡回风层云,仙人徘徊以指路。穆穆兮凝神锋灵镝,邪魔战栗而销形。芒斩三段,一段缓一段急一段流星破空;剑影八步,几步虚几步实几步骤雨摧城。伏如宝珠沉海,惊涛不可转;动似雷公击橐,羿射不可逐。天柱避其霜电,比拟共工之震怒;混沌缺其臂助,不得开窍之生机。于是仗剑而北,上达九天,或曰:‘此非常人,乃蓝雨峰石中剑灵所化,天地之灵气所系,方得神通如此。’余亦然之奇之伟之也。”




喻生笑曰:“伟则伟矣!然剑圣之名,区区早有耳闻,尊客此则,不当百金。”




客曰:“则剑圣当日,又有公子玄服立于其侧,君知之乎?其身若墨竹,其气若芳兰,其神若温玉,其色若皓月。愿为君图其形状,则纸帛不能载;愿为君描其气宇,则言语不能胜。此子心内玲珑,怀九曲智计;胸中沟壑,吞万顷河山。又善谋算,精断测,得窥天机。剑圣乃金气灵幻而成,锋芒盛矣,天不与之,遂降三劫。下劫志苦,中劫身毁,上劫神灭,九死而一生。得公子运筹帷幄,举重若轻,助剑圣披榛斩棘,化险为夷。至上劫之时,剑圣血战九日,破贼千万,浮尸断流,然待其回转之日,公子竟不知所踪矣。”




喻生问曰:“何为其然也?莫非此子应劫而来,化劫而去欤?”




客太息曰:“非也!竟是其以身为饵,引敌来攻,独力延阻,剑圣破劫之时,此子已身消命殒矣!”




喻公戚然动容,曰:“士为知己者死,其此之谓乎!”




客曰:“然。剑圣当日亦悲恸哀绝,似有万箭摧心,五脏刀绞,六腑油煎,散发长啸,剑气纵横,抱尸而泣曰:‘吾劫在此!吾劫应于此!’停云闻之为垂泪,青山悯之为白头。”




喻公似有所触,黯然至于涕下:“死者何所道,鼓盆而歌足矣,何至于此!”




客喟然而称曰:“情之所至,不能由己耶!当此之时,有白髯道人途经于此,亦为其怅惘流连,手起一卦,告诸剑圣曰:‘汝友亦非常人,实乃汝幻形之前所居之灵石也,化而为人,护汝历劫,今已投入轮回,春风又生。因其自盼与汝有重逢之日,虽时殊事异,踪迹难追,然每世姓名皆与今日同,汝自可于芸芸中寻之。’剑圣乃叩谢之,执剑而去。”




喻生虚席问曰:“不知剑圣有所得否?”




客曰:“大千世界,天下攘攘,为寻一人,谈何容易哉!然剑圣灵幻之身,与天同寿,千年不辍,竟是寻得三世也。首一世公子同为习武之身,领蓝溪剑阁阁主,与剑圣一见如故,延为座上之宾。剑圣于阁中一驻甲子,形影相随,一日归时,阁主正焚松枝,烹雪水,煮茶扫榻以待。剑圣笑曰:‘阁主盛情,余竟难却,不知此中又有真义无?’阁主莞然,指松枝雪茶而有一语,君可揣之。”




喻生怔怔,胸臆中似自浮一言,不觉微吟而出曰:“思君如松柏不凋,焚之愈烈;似冰雪无垢,烹而有香。”




客颔首曰:“却是增一字多,损一字少矣!”




喻生曰:“奇哉,奇哉!竟与区区不谋而合。”




客又曰:“待阁主西归,剑圣复入红尘寻其踪,百六十年后方得。此一世公子隐逸山间,身已迟暮,发已霜雪,垂老病榻,气息奄奄,冥冥中洞烛前缘,感剑圣之至,回光反焉,笑谓剑圣曰:‘白首一见,犹忆蓝雨峰前,青溪花前,剑阁樽前。’剑圣怆然曰:‘君识我乎?’公子执其手曰:‘此生无移山之功,幸有识天之能。’语毕溘逝。其所谓移山之功者,以其喻姓,人称喻公,与愚公音近也。”




喻生叹曰:“奇哉,奇哉!吾之同族也!”




客曰:“距此匆匆一晤,竟又三百余年,再一世喻公贵为宰辅,位极人臣,以一人之奇智,挽大厦于将倾,延百年国祚。昔少年时剑圣语之前尘,公慷慨笑曰:‘文州昔日护得心中珍璜不失,他日必护海晏河清不堕。’剑圣朗声大笑,自是风雨相随。”




喻生闻言愕愕不语,客探问曰:“君无恙乎?”喻生恍觉然,叹曰:“此先贤当为前朝中兴宰辅,与吾同名矣。”




客似笑而非,但闻喻生曰:“无怪乎吾常自觉胸中空乏一窍,读万卷书不能填,行万里路不能足,依尊客言,却失之高山流水之间也。”




客笑曰:“君饱学高才,名显于世,心中止一窍乎?当有七窍耳!”




喻生摆手太息曰:“呜呼!此非障哉!余愿发问于剑仙,千载轮回,八方红尘,身存万古,心系一挥,朝见青丝,暮见白雪,何为偏孤执滞?何如仗剑来归?”




客曰:“却是有此障时倚墓木可以安枕,无此障时遍九州不愿立锥。”




喻生哑然,问曰:“则剑圣今安在也?”




客起,执喻生手曰:“在此,寻得文州又一世也。”




喻生从容有常,曰:“此一世君却不知吾音也。”




剑圣笑曰:“何如?”




喻生浅笑曰:“不知区区心虽七窍,情窦唯一也。”




相与顾笑,对饮残茶,清风引花发,明月照人还。



大概就是空中楼阁的感觉^_^
用《圣经》作为沟通的桥梁
在星星之间通往宫殿
并没有做出那种仙仙的感觉+_+

Shine bright 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.

meno的脑洞真好,真希望我也有一个(☆_☆)

清纯不做作
和以前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的一天
哈哈哈哈哈哈哈

最近在B站上被人推荐了一个大大!!
就是memo酱啦!~
根据她的视频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5679090
模仿了一个排版【捂脸】
效果棒棒哒~
感觉没有什么自己的创意了Orz
用了mt的紫色条纹,还有working days.
不怎么会搭配就简单粗暴的贴贴贴。